酒花儿对话布鲁克林

2019/11/07 04:40

一百年前,布鲁克林有不下48家酿酒厂,但各家酿造厂被迫与工业型酒厂竞争。1976年,这个地区最后一家酿酒厂倒闭。


1984年,史蒂夫·辛迪从中东回来,他决定要创建一家啤酒酿造厂,把“真正的啤酒”带回布鲁克林,从此精酿啤酒革命的序幕缓缓拉开。


微信图片_20191023150700.png

精酿浪潮翻涌澎湃,布鲁克林为了从纽约走向世界,聘请了备受尊重的酿酒大师加勒特·奥利弗。


而他的加入,成为极具意义的转折点:在加勒特加入以后,更多种类和风格的啤酒开始出现,也让布鲁克林的名气从纽约扩散到了全美,乃至世界。


布鲁克林封面21.jpg

今天,酒花儿CEO沈恺与布鲁克林首席酿酒师加勒特·奥利弗在上海对话。


加勒特为大家带来许多关于精酿啤酒行业风潮的干货,还有对中国精酿蓬勃发展的建议喔~




精酿啤酒其实是全球工业食品复兴运动的一个分支,它是整体运动的一环,而不是独立排外的。精酿的发展联动了其他方方面面的发展,包括食物以及其他新型饮料。


目前精酿啤酒在全球的发展依然高速增长,比如在法国年化成长率将近30%,在中国我估计有一天会年化100%的成长。在美国精酿增速稍降,是因为我们的行业在美国已经成功了,基数已经变化,增长就会缓慢一点。但我相信终有一天精酿在美国会占同类别市场30-50%的份额。


2f0ccaa83a17d1d1629168e53aa56a3.jpg


酒花味由两部分构成,一个是苦味,一个是香味。从传统的IPA到现在最新的新英格兰IPA,酒花儿味的构成成分是完全不同的。有的酒里面酒花就是苦的;而有些则体现出大量的柑橘,草本和花香。


但是随着酒花儿的品种增加,酒花味也更加复杂,譬如你很难去和人形容一杯IPA里有椰子味。所以,形容得天花乱坠不如让他直接尝一口。


0749450b5fc6fa49f124c0a8ad935e4.jpg

创造力是核心。在整个精酿浪潮里,我们一直在探寻精酿结合鸡尾酒,葡萄酒和其他饮品的创新手段。


我自己就爱喝很多红酒,也结实了很多做葡萄酒的朋友。目前在纽约、哥本哈根兴起的自然酒运动其实和酸啤酒运动、西打运动一样,本质都属于同一个文化。


有很多不同领域的人互相筑起高墙,但是我认为我们需要完全了解各个领域在发生什么,这才是创造力的永动源泉。


a86f82afbe3144adad5f592528dda2f.jpg

注:自然酒的概念,目前在全球渐成流行。与其相似的概念还有很多,比如有机葡萄酒,生物动力法等等,它们都有一个特征——企业和酿酒师以最大的诚意尊重自然,减少人不良添加。在当下,为满足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和对健康的追求,酿造出安全和健康以及更好品质的葡萄酒,是葡萄酒生产企业的新命题。





这是几乎无法回答的问题,我创造过很多啤酒,每一个我都爱。


但我通过这个问题想到了其他有意思的事,目前我的工作重点是野生菌发酵。我会从葡萄酒,西打里面获取酵母,并投放到啤酒桶里面去,诞生出很多美妙而又完全不同的风味。


我还考虑用很多全新的谷物进行酿造,比如来自中非的fornia谷子。就像很多中国酒厂开始用青稞酿造一样,其实世界各地都有特色的谷物,只是人们之前互不相知而已。


0d2fb02aab2e7bcccd361e2e406e282.jpg

我个人对无酒精度的啤酒是不感兴趣的,但是从技术上,我们可以做一款出色的无醇啤酒。


在欧洲无醇的兴盛是因为人们有太多场景需要无醇啤酒。但如果人们想控制总酒精摄入的话,也可以选择最后一杯或者两杯可以不喝高酒精度的产品。





我想问的是中国精酿啤酒行业能否对世界啤酒行业做出贡献?


周游全世界到处喝酒,但往往每次都是那几个风味,我已经对美式IPA无比厌倦,来到中国真的非常想看到本地的特色。


我前天喝了桂花米酒,过了陶坛子又过了橡木桶,真的有特色又好喝!希望中国精酿啤酒行业能诞生出属于自己的风格并大获成功。


7471e4dec7c619827427c47ddf2d430.jpg

对话结束,但经典在延续,创新的潮流也在奔涌向前,精酿的舞台绝不会落幕。


酒花儿也愿中国精酿如加勒特·奥利弗所言,可以创造出自己的风格,并在世界精酿浪潮中占有一席之地!


面对加勒特最后的提问,留言里告诉我们答案吧~